南禹筠

#荣耀##初心不泯#
噜噜噜噜噜噜噜噜,我要补完冷cp。
关莫 包卢 周安 七期相关,暗搓搓的来吧!

[关莫]识别障碍症 chapter 01



食用说明:私设如山倒,小学生文笔,po主脑洞大的堵不上,周更大概。


能接受这个cp嘛?

真的能接受嘛?

这是真的嘛?


那么接着看吧

——————————————

  在联盟里的高学历,其实不止罗辑一个,如果技术部人员也算在内的话。关榕飞在很早之前,早到他自己都忘了的时候,曾经是B市某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材生——虽说他没上完。

  嗯,其实他连昨天吃了啥都不想记。

  关榕飞把自己的这种症状叫做中度健忘症,根据电脑程序里的某神秘的方程计算,他坚信着自己比同龄人多出二十七个百分点得老年痴呆。其实这是打娘胎里就有的自带buff。

  举个真实的例子。

  这个例子的直接受害者是关爸爸。在关榕飞想不到的当年,关榕飞爸爸去国外出差了两个月。关妈妈含辛茹苦的给已经戴上小酒瓶盖黑框眼镜的小关的铅笔盒里放了关爸爸的一寸大头照。小关信誓旦旦的说他一定能记得老爹的脸,可当关爸爸回来的时候,关榕飞还是没认出来猫眼外边儿的一团黑是自己老爹。本着幼稚园老师对于陌生人来访的教导,关榕飞就用他的细胳膊细腿把电视柜堵门口了。

  这个故事深刻的说明了,关榕飞记性不好八成是因为眼神不好。出了小区门,他根本不分东西南北。

  所以关榕飞有特殊的识人当然,连闻带认色儿,感谢关妈妈没给他遗传到关姥爷的色盲。

  之所以关榕飞能一眼抓到训练室的叶修问东问西,主要原因是靠叶修长年不换的衣服和冒烟的脑袋。关榕飞亲切的把叶修的备注写成了XExiu,别问他为什么第一个字拼错了,那是九宫格输入法的错。

  但是关榕飞的独特世界里,还是对唯几不多的人有好脸色的,比方说:伍晨(有充足的货存时),叶修(把千机伞交给他拆了装时),他爹妈。排名不分先后。

  但关爸爸关妈妈看到名字吊车尾还是很伤心。

  兴欣的一大特点,美女多。但这并没有治好关榕飞的识别障碍症,今天认出谁是陈果谁是小唐,明儿就只记得头发长短了。

  即便这样,在关榕飞还是成功的认出了除了会冒烟的叶修以外的第二个人,莫凡。并不是莫凡有多么超凡脱俗,主要起作用的是他的黑色连帽衫。关榕飞以为他也是不换衣服一流的,直到调寝后,他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莫凡有一柜子的黑色连帽衫,长短不一,薄厚不均。

  在关榕飞眼里就是一坨黑,连带着他都觉得莫凡的脸都是黑的。

  其实莫凡只是头发长。

  本来绝对,绝对不会有交集。直到伍晨搬出去和女友同居,陈果为了空出一间备用会议室,才把人都挤在一起,乱调一通。

  莫凡话少,关榕飞跟难聊,两个人在房里就只能大眼瞪小眼,相对无言,散发着很难看透的神秘气息。莫凡看不透关榕飞是因为他的大酒瓶盖,关榕飞看不透莫凡是因为他不记事儿。

  莫凡和关榕飞的共同点还是有的,比如两个人一样瘦,一样白,一样难找话题…

  所以俩人一屋真实的最大障碍是半夜上厕所。

  莫凡睡的浅,一有光就醒。这就代表关榕飞半夜上厕所不能开灯,于是关榕飞学会了利用手机。百密仍有一疏,关榕飞能记住门在哪儿,但他记不住放电脑的桌子在哪儿。看不清而撞上桌子的后果,不光是大腿疼,附带的是啪嗒着陆的键盘。

  莫凡从那天夜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主要来自关榕飞屏幕荧光下的反光镜片和苍白面孔。至于阴影面积请求助于计算机。

  莫凡的脸绿了三天,据知情人士方锐评价,就像一颗锃油瓦亮的油菜。

  他不喜欢吃油菜,所以三天没和方锐说话。

  但是人要尿尿,娘要嫁人。莫凡有着一定的良知。

  在三天后的某天夜晚,莫凡还是坐在床上背着身子意味不明且鬼使神差的不知道跟谁嘟囔了一句:“开灯吧。”

  然后莫凡把灯关了。

  关榕飞在一片漆黑里眯着眼睛盯着对面床铺上耸起的一大团面包,看不清,但是第一次他就觉得油菜面包晚上看起来也挺好吃的。

  关榕飞也不喜欢吃油菜,但他那一瞬间有点儿喜欢。

  油菜那晚失眠了,有了两抹黑眼圈。特别亲切,就像关妈妈买的眼圈熊。但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比如体型,比如被毛程度,比如有没有穿衣服…

  也许不穿衣服就更像了?

  关榕飞二十几岁的处男心忽然动了一下,就像被没满月的猫咪推动的毛线球一样,很小的颤动。

  有点儿好看啊,黑色…

  “老关,你看看库存还能赶出什么职业的银武。”叶修叼着烟在关榕飞面前晃悠。

  关榕飞看看屏幕,放下手里的数据打印件,习惯性的咬着笔杆口齿不清的支吾:

  “忍者怎么样?”

  关榕飞抬头盯着叶修冒烟的脑袋,感觉今天心情有点儿妙。


评论(6)

热度(26)